atcosmos

联觉

对于以后的我

其实一直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的,其实也真的,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。
这是我所认为的。
这是我终生都会认为的。不是幼稚,也许是事实。
以前一直会思考一个问题:当一切终将会发生,那么它的一开始,做错的人也已经注定。是这样吗?
难道说文化大革命的一开始,就已经注定了封建教育的结局,那么它们没有如此的虐待人们,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,它们的立足点是错的,是否也代表它们本身就是错的,人的思想很奇怪,总是偏着做的过分的一边。
暂且不谈这些,“我作弊只是为了不让我爸爸打我。”这种话,或许错的根本就不是孩子。姑且提问:谁会为了孩子考不好而去打孩子。如果说立足点在于为孩子好,那打孩子就是为了孩子好吗,难道说这只是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未来,就去动用暴力,就去羞辱一个人生来就有的自尊心,是不是有一点太过了?
还是说,你只是为了你之前的付出而无所回报而谋取暴力。只是为了心里的不甘而骂人。好笑。
为什么偏要用恐惧来折服人,而不是采用和更有效的办法?
因为你不敢,因为你害怕无所回报,所以就采用了这种“病态爱”吗?
你们为什么不把孩子打残?为什么不把他仅有的一点自尊心践踏?是爱还是良知?
我终于明白,不是所有的离家出走都是任性,不是所有的自杀都是心里脆弱,也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想那么多。是因为他们仅有的自尊心。
这种自尊心,无关于遗传,无关于后天,而是他们,生来就有的。
而隐藏在最深处的人们,也许是所有秘密的保护者。

评论

热度(1)